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2017年

都市“怪象”长镜头

2013-10-24 03:25 点击次数 :

   大庆日报

   大庆晚报

   

   

   

   

   

   

都市“怪象”长镜头

警惕市井繁荣背后精神文化的贫乏

捍卫我们城市文化的优秀基因(1)

都市“怪象”长镜头

都市“怪象”长镜头

  王宏甲 本刊特约评论员、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著名文化学者

都市“怪象”长镜头

  2009年12月31日,新玛特抽奖,奖品十根金条引来几千人。 本报记者 肖贵祖/摄

都市“怪象”长镜头

  作者:丁文雷 丁月光

  本报记者 靳勇

  王宏甲:

  历史和时代不能倒退,我们不提倡让当代大庆人重新穿起灰色杠杠服,但一定要留意一下经济条件与消费水平是否相适应。更重要的是,要留意一下一种社会潮流背后凸显的畸型的价值观。这应该引起大庆人的关注和深思。

  种种怪象,折射出少数大庆人在商品大潮中心态、价值观的失衡和精神的迷失。消除怪象,必须强调城市灵魂的塑造——构建既传承优秀传统、又面向时代未来的城市文化。人文精神高扬了,这些怪象自然就会消失。

  “晴天一顶星星亮,荒原一片篝火红。”这样的创业年代的艰苦场景,离大庆这座现代化大都市的人、尤其是年轻人渐行渐远,扑面而来的是滚滚的商品大潮。大庆人在这个大潮中痛苦挣扎过,顽强拼搏过。阵痛过后,大庆人融入了时代,顺应了潮流,完成了从一个油田矿区到一座现代化都市的物质与精神的跨越,完成了传统计划经济到现代市场经济的跨越。在这个进程中,我们欣喜地看到了大庆人的进取心和适应能力;在这个进程中,我们也同样发现了一些令人担心、引人深思的奇怪现象。记者的镜头记录了部分怪象。

  镜头一:“富有”的大酒店垃圾桶

  一个直径60厘米、高约100厘米的垃圾桶内,装着从各个餐桌上折下的残羹冷炙:仅仅动了几筷子的肘子,色泽金黄的大虾,根本都没有被动过的四喜丸子……对于这样的“残羹冷炙”,来自肇州农村的服务员周晓丽表情有些麻木。这个21岁的姑娘三年前来我市打工,至今已在几所比较大型的酒店当过服务员。刚当服务员的时候,看到客人走后桌子上近乎完整的各种菜肴,她总会有一种莫名的心痛。而如今的周晓丽,已经再也没有这种感觉了。“在我们这样的酒店,差不多每桌客人都会剩下不少菜,你根本就心疼不过来。”在周晓丽的印象中,平时每天出现几桶甚至十几桶这样的“剩菜”,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

  近几年,一些高档饭店突然间在大庆的各个角落窜了出来。这些饭店无论在饮食质量还是在消费档次上,都给了大庆人一种全新的选择。与此同时,大庆人的一些饮食消费习惯也在悄悄发生着变化。

  赵先生是我市某单位的一名科级干部,这两年除了早餐之外,他在家中吃过的饭能数得过来。

  也不知从哪年起,赵先生和朋友们的招呼用语从“吃了吗”变成了“今天去哪个大馆子吃了”。也是从那时候起,赵先生陷入了酒局和饭局中,不能自拔。每次吃饭,菜自然都不会差,酒就更不会少了,基本是还没吃几口菜,就被灌了一肚子酒,酒足之后饭自然就饱了,留下了一桌子的菜,买单走人。“有时感觉不是去吃饭,而是去糟蹋钱!”但面对朋友们的盛情,自己却无法拒绝,也无法不主动张罗饭局,消费自己赚来的辛苦钱。

  “既怕有人找自己吃饭,又怕没人找自己吃饭!”如今,很多和赵先生一样的大庆人都陷入了这样一种矛盾心理当中:有人请吃饭,就必须喝酒,身体往往吃不消,有些时候还要破财回请;没人请吃饭,那很可能是被朋友、同事遗忘了,又有一种被排除在主流圈子之外的隐忧。

  个人宴请已不胜其烦,一些集体更大规模的宴请也此起彼伏。从个人到集体,基本上找个理由就要请个客。开个座谈会要宴请,新人结婚要宴请,孩子上大学要宴请,婴儿满月要宴请,老人去世也要宴请……

  上段时间,老会战王大爷的孙子结婚。在一大酒店内,王家摆了30桌,仪式办得很有“面子”。仪式结束半个多小时,宾客就全走了,留下了满桌子的剩菜。“我和我老伴儿结婚的时候,就给单位的同事发了点糖,现在条件好了,办酒席也可以,但这样太浪费了!”老人看着这些剩菜无限感慨。

  镜头二:请客就要“一条龙”

  “晚上来个‘一条龙’,哥几个可有一周没在一起乐呵了!”5日中午,周先生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后,知道晚上又不得安宁了。

  “一条龙”是近几年在大庆流行的一个词,意即吃饭、喝酒、唱歌、洗浴、按摩等一整套休闲娱乐方式。

  17时30分,周先生来到了一所大饭店。包房内早已有5个人在等候,宾主落座后,就喝了起来。大约22时左右,几个人都有了些醉意。买完单后,直奔一大型KTV,又要了一些啤酒,有人放声高歌,有人则搂着舞伴翩翩起舞。唱了两个小时,继续买单走人,赶赴下一个场所——一家大型洗浴中心。几个人简单地冲了个澡,就找来了服务员,有人选择保健按摩,有人则做起了足疗。等到几个人从洗浴中心出来,已经是凌晨2时了。“一条龙”下来,花费了将近五千元。

  如今,很多人都和周先生一样,不定时的就要去参加这样的“一条龙”。请客就要“一条龙”,这仿佛已经成了大庆流行的休闲消费方式。

  齐志远是去年刚毕业的一名大学生,在我市的一家私企工作,每月工资1500元。虽然仅仅来了一年多,但他对这种“一条龙”的休闲方式已经很熟悉了。上段时间,齐志远在江苏连云港工作的同学来看望他,立刻享受到了他“一条龙”的招待。虽然没有像别人那样去大饭店、高档KTV和洗浴中心,但一套下来还是花了齐志远700多元钱。看着同学有些心疼的样子,齐志远嘴角闪过一丝得意:“我们大庆都这样,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方式。”

  有人总结了大庆人“一条龙”消费的三个层次:最上层的是公款消费群体和有钱的老板,这些人上最好的饭店,去最豪华的KTV,进最昂贵的洗浴中心,每次“一条龙”下来,动辄上万,深圳新闻网,他们是大庆高消费最主要的群体;中间一层是小的个体业户及相对高薪的人群,这些人上好的饭店,好的KTV和好的洗浴中心,每次消费数千;最下面的一层就是普通老百姓了,他们上小饭店,去小歌厅,上小澡堂子。

  中国石油报的一位原记者前段时间来大庆,他曾采访过的某二级单位以“一条龙”的方式招待了他。这个10多年前经常深入油田基层采访的人感慨颇深:“大庆繁荣了,大庆人消费观念也上去了,这是一件好事。但这样的‘一条龙’,对于一个经历过艰苦创业、以大庆精神铁人精神为标志的城市来说,确实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镜头三:一件裘皮拆散一个家庭

  曾几何时,全国人都以穿一件大庆石油工人的杠杠工作服为荣,因为它承载着一代人对大庆的景仰。50多岁的江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30多年前,他曾背着父母只身从哈尔滨跑到大庆,托亲靠友,只为了弄一件大庆油田工人当时的工作服——杠杠服。

  “那时候的杠杠服就是大庆石油人的标志,穿上杠杠服,走到哪里别人都会高看你一眼!”江华永远也忘不了当时内心的那种自豪,仿佛自己就是“工业学大庆”中的那个大庆人。

  一个月前,一直在外的江华回哈尔滨探亲,顺道来了趟大庆。在大庆,满街的裘皮大衣让江华很诧异:“难道大庆的工作服现在已经变成裘皮大衣了?”江华信口和朋友开着玩笑,但心里却隐隐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江华的感觉并不孤立,很多多年后重回大庆的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大庆人有些奢侈了!”

  最近几年来,穿着裘皮大衣的男女老少在我们的视线里越来越多,“貂”仿佛成了大庆人的必需品。

  “其实裘皮大衣对我来说并不是非穿不可,穿它最主要就是为了给我撑一撑面子。”白领高春霞坦言。

  高春霞有每月三千多元的收入,因此买件裘皮大衣不会对自己的生活带来影响。然而高春霞的表妹刘女士买“貂”则是另一番景象。

  刘女士是某超市的一名水产品销售员,每月工资800元左右。在一次亲属聚餐时,她看到了表姐穿的裘皮大衣,就有点眼热。回家后,刘女士将存款全都拿了出来,又借了点钱,也买了件裘皮大衣。穿着新裘皮大衣走在路上,引来了不少关注,这让刘女士很兴奋,“感觉自己的层次和过去不一样了!”然而刘女士的好心情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借来的钱是需要还的。为了虚荣而借下这笔债务,使她和丈夫之间产生了不小的矛盾,在无数次争吵后,这对携手十年的夫妻办理了离婚手续。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如今在大庆,一些收入不足以消费奢侈品的家庭,跟风购买奢侈品的现象越来越多。其中有人为了这份虚荣,甚至出卖了自己的人格和尊严,付出了代价。

  “你根本不知道一个华丽的裘皮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窘迫的生活和辛酸的故事。”某娱乐场所的按摩女郎这样说。

  辽宁省佟二堡是全国三大裘皮销售集散地之一,最近几年,来这里购买裘皮的大庆人占了不小的比例。“他们一来就一批人,比着花钱,你买五千的,她就买一万的。大庆人可真有钱,把我们这儿裘皮的批发价都给抬起来了。”

  专家把脉:前行路上的短暂迷失

  对于这些怪象,本刊特约评论员、国家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著名文化学者王宏甲认为,这并不是大庆特有的,在其他城市也普遍存在。王宏甲说,城市发展一般都会经历一个过程,即发展生产力、城市建设、城市文化的构建。这三个进程应该是相辅相成、相互作用的,这是一个有机的环链,一旦出现脱节,就会有上述怪象的出现。在任何一座城市的发展进程中,出现这种现象都是可以预料得到的。

  对于这些现象的产生根源,王宏甲进行了具体的分析:

  首先,大庆的历史比较短,从油田发现到现在不过50年的历史。从一个油田直接跃入充满商品意味的现代都市,大庆的步子迈得非常大,这就导致大庆缺少其他大城市那种文化沉淀的过程。其实文化沉淀的过程也是一种文化扬弃的过程,少了这个过程,就会出现短暂的迷失,这是可以理解的。

  其次,强烈的补偿心理是产生这一现象的原因之一。

  王宏甲曾对大庆的历史进行过了解,他认为,在创业之初,大庆人所处的艰苦环境是世人皆知的,而今大庆飞速发展的综合经济让人们的腰包鼓了起来。少数脱胎于计划经济国有企业的资源型城市居民,一旦摆脱了制度的约束,消费欲望空前高涨,表现出一种“补偿式”甚至“孤注一掷式”的消费饥渴,在消费过程中全然没有自己的个性,盲目冲动甚至是挥霍浪费。

  第三,畸形的消费价值观也是产生怪象的一个重要因素。

  在大庆人的消费中,很多时候不是在追求商品的使用价值和文化价值,而是追求商品的符号价值,简单说来很多东西不是买来用,而是为了和别人攀比,是为了面子。这从另一个角度也说明,大庆人的消费心理和消费文化尚不成熟。老百姓有钱了,要改善一下生活条件,提高一些生活水平,这种诉求肯定是合理的,也是发展经济的目的所在。历史和时代不能倒退。我们不提倡让当代大庆人重新穿起灰色杠杠服,但一定要留意一下经济条件与消费水平是否相适应。更重要的是,要留意一下一种社会潮流背后凸显出的畸型的价值观。这应该引起大庆人的关注和深思。

  第四,种种怪象,折射出少数大庆人在商品大潮中出现心态、价值观念的失衡和精神的迷失。消除怪象,必须强调城市灵魂的塑造——构建既传承优秀传统、又面向时代未来的城市文化。人文精神高扬了,这些怪象自然就会消失。

  王宏甲认为,大庆精神、铁人精神是大庆、乃至是国家和民族的宝贵财富,更是大庆这座城市的灵魂——城市文化的优秀基因。如今大庆经济发展迅猛,城市建设飞速,而此时更加需要的就是人文精神的高扬和城市文化的塑造,这是当务之急。

对此文章发表评论

(责任编辑:卫斯里)
文章人气: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